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6月22日  星期五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新公司锦梵接手海珀旭辉 或与绿地协商解决方案

 
微信图片_20180606095342.jpg

      此前中国资本观察曾做过《合作公司恺信涉“售后包租”绿地集团或受牵连》的维权报道。有维权业主称早年购买了绿地集团开发的海珀旭辉酒店式公寓(以下简称“海珀旭辉”),购买时绿地集团规定该房产必须委托给上海恺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恺信”)托管,统一对外出租十年。但从2017年7月开始至今,许多业主没有再收到过房租,因此业主纷纷组织起来进行维权。目前,维权情况有了新的进展。

      恺信重亏难以为续

      恺信曾于2018年5月5日上午在瑞平路36号B1绿地创客中心会议室召集公寓业主们开会,正式宣布公司亏损,无法再支付欠款,要求与业主解除原运营协议,与第三方公司签订新委托运营协议,由第三方负责支付欠款,但新协议每年给业主的收益大幅下降。因此,业主拒绝接受该新方案。然而,恺信让业主转签第三方公司降收益才支付欠款。
微信图片_20180606095349.jpg

      (5月18日恺信提供的新方案原则)

       5月18日,中国资本观察记者跟随业主来到海珀旭辉酒店式公寓,经过在大堂长时间的等待,恺信最终与业主代表们进行了协商。在现场,恺信方面对接人杨先生解释道:“我们这些人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为了对业主负责,处理业主后续事宜。现在,我们全国所有项目不对外营业,没有新的生意,只是维持现有的经营。我们的房屋入住率每天在下降,目前不到70%。”

       对于恺信拖欠业主房租及公司尚在经营的原因,恺信员工赵先生(匿名)解释称,由于公司经营不善,所以资金链出现了断裂。此前,恺信营运亏损情况也对业主进行了公开,2017亏损了500多万,2016年亏损了400多万,大约一共1000多万。目前,恺信之所以还在维持经营不仅是要付公司管理层及员工工资,还有维修师傅与保洁阿姨他们的工资要及时支付。

       在与业主代表商讨后,杨先生承诺:“我们团队会跟所谓的委托人进行沟通,把收房日期与新合同签订的日期提前,不用等到月底了,我们提前一周。同意新方案的业主按新方案执行,不同意的业主,要收房的日期订在5月25日左右。”

       仅成立两周的新公司锦梵“接盘”

      5月25日是业主与恺信原定的签终止运营并协议收房的日期。然而当天,业主前去签协议与收房的过程有些曲折。起初双方并未达成一致,矛盾持续升级,后来在110出警协调情况下,当日下午恺信同业主办理了终止协议。最后要收房的大约56位业主基本都签好了终止协议。

      此次,恺信也公布了接手的第三方公司的名称,即为上海锦梵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梵”)。但锦梵仅给签新合同的业主“接盘”,并不支付收房的业主的欠款。据王先生说,5月25日上午,在海珀旭辉酒店大堂,恺信的孙先生明确表示恺信已无钱支付款项,但只要业主签新合同就会由锦梵支付业主欠租。

       偿还欠款的条件是让业主签新合同,让许多业主感觉被胁迫。业主陈先生认为,恺信如果有诚信,应该先解决欠款问题。哪怕只是分步实施,或许很多业主都能接受,而现在是胁迫业主签新合约,本该偿还的欠款反而变成“绑架”业主的筹码。

        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上海锦梵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4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物业管理、酒店管理、电子商务等。值得注意的是,锦梵物业刚刚成立且“受命于危难之时”,与此前恺信所述“公司与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商讨合作”恐怕相去甚远。
微信图片_20180606095354.jpg

       业主刘先生说:“锦梵要替恺信还欠款就应该进行注资,首先还清了业主欠费,然后再谈是否签新合约的事情。我们不能接受一家新公司,与恺信有关系但又没有关联,并且只有100万注册资金,没有行业资质且成立不足两周的私企再来接盘。要知道我们业主有近十亿的固定资产交给他们经营,风险也太大了。”

        王先生表示,现在锦梵的人就是恺信的人。锦梵业务照做,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锦梵仍然想着如何能控制住这个盘再运营下去。而在法律层面,业主除了申请仲裁等待,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恺信的资产管理与三方协议

      5月28日,收房的业主签定终止协议后,由业主、恺信与租客再按原合同租期签三方协议。只要租客同意,业主当场可以签协议,据王先生说,现场业主和租客协商一致后,基本都签署了协议。

       另外,业主需与恺信签临时资产协议至原租客合同期结束,恺信会把租金支付给业主。租客合同到期后房子可以收回。

      但临时资管协议只是解决了后面的租金问题,而之前所欠的租金并未完全解决。虽然资管协议里约定,业主委托恺信进行资产管理,业主需要支付恺信服务费:1室2500,2室3500元,恺信以服务费用来扣除欠款,但是并不意味着如果业主签了资管协议,之前的欠款就能够完全抵扣。因为之前恺信所欠王先生的租金高达50多万,仅靠服务费来抵扣,到原来合同期结束时,是无法抵扣完的。

        如果不签资管协议,还会有什么解决办法吗?王先生告诉记者,那就只能强制收房,但是这会出现很多问题。如果业主自己收房,可能会有民事责任。如果租客不搬,就只能等法院强制执行。法院强制执行时间长,业主还要付法院执行费等费用。另外,还有一些业主在等5月底绿地的回复。

        有律师表示法院仲裁即使胜诉,但也有可能因恺信的帐上没有钱而无法收回欠款。“从17年7月开始到18年4月底,我两个房屋的律师费和仲裁费大概已经近7万了,去法院强制执行还要付执行费。”王先生表示,“我是第一批申请仲裁的,大概7月仲裁会出结果,其他业主都等着看我仲裁的效果如何。”

       绿地与锦梵或将协商处理后续事宜

       一方面,锦梵与继续托管的业主签订新合同,偿还恺信之前欠款;另一方面,收房的业主要求,如果恺信无法支付房租,绿地应承担连带责任,偿还欠款。

       海珀旭辉业主表示,业主们曾多次到绿地集团事业二部维权,也给董事长张玉良写信反映海珀旭晖酒店式公寓的违约问题,要求绿地对捆绑销售的恺信公司进行调查,维持原合同,给予168户业主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针对此事,绿地承诺在5月底之前,给业主们答复。

       5月24日,由7位业主代表组成的维权小组在维权群发布公告称:24日维权小组应约与绿地二部洽谈,绿地邀请恺信的孙先生列席。经几番商谈,考虑到恺信方案与原合同出入太大且极不诚信,严重损害业主的权益,维权小组不予考虑并请其离开谈判会场。另一方面,绿地表示,已上报了四套方案待领导批复,并介绍该方案很具有可行性,具体内容因领导尚未书面批复,故还不能透露,该方案绿地会在本月底前向我方公布。

        同时,维权小组向绿地表明业主的诉求是:绿地方面接盘维持原合同条款,并解决业主的欠款。

       5月31日,到了绿地此前承诺给出回复的最后期限,维权代表再次应邀与绿地二部洽谈。对于最终协商的结果,王先生说:“绿地口头答应兜底维持执行原合同协议内容,与锦梵协商具体细节问题,要变更原协议经营主体为锦梵,并表示6月开始执行。对于已签新合同的业主,绿地可能不会介入处理。对于恺信所欠租金,需要等绿地和锦梵协商后再定。”

        同日晚间,业主维权小组公告称,维权代表与绿地二部谈判历时5小时。在谈判后半阶段,恺信的孙先生赶到绿地也加入洽谈。最终三方达成共识,即必须保障业主的权益,和业主新签订的协议主要核心条款将延续原恺信协议。目前,锦梵和绿地需要走一些必要流程,如果进展顺利,新协议将在6月底前签订,同时欠款将会及时支付。

        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就相关问题发送了采访函到绿地媒体联系人田先生处,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另外,业主们也表示,如果到时候各方不能妥善解决此事,他们也会考虑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进行信访。对于海珀旭辉业主维权事件,中国资本观察将保持持续关注。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