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厂区烟尘漫天频遭投诉 海螺水泥难摘“高污染企业”恶名

  今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主要工业产品生产情况,其中,水泥产量达23.16亿吨。根据此前中国水泥协会秘书长崔星太的预估,2017年水泥行业利润将达到900亿元。按此规模推算,水泥行业熟料产能排名靠前的中建材(03323.HK)、海螺水泥(600585.SH)或占据水泥行业一半的利润。
 
  在外界看来,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海螺水泥的社会责任一直也被各界关注。不久前有群众反映海螺水泥在安徽省宣城市的生产基地存在粉尘漫天、夜间偷排等问题,这和海螺水泥一直树立的尽责企业形象南辕北辙。
 
  海螺水泥2017年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也显示,公司该年熟料产能2.46亿吨,水泥产能3.35亿吨。而无论是产能还是净利,海螺水泥在水泥行业内一直都是领先者。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03.jpg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16.jpg
(白慕礼/摄 宣城海螺水泥生产排放的灰白色烟尘)


行业巨擘为何屡遭投诉


  为此,中国资本观察记者(www.vc.cc  )实地走访了该生产基地,同时也向海螺水泥进行了求证。在位于宣城市水东镇的生产厂区外,能明显地看到从海螺水泥的烟囱中排放出来的粉尘,总体呈灰白色,在空中经久不散。根据周边居民的图片及视频佐证,烟尘漫天的情形很是常见。不过,海螺水泥在宁国市生产基地的负责人饶培俊解释称:排放的粉尘只是看起来“体量庞大”,但实则污染物浓度是在国家管控标准之内的。
 
  城镇化进程带动了我国水泥行业规模的空前巨大,有数据曾表明,我国在2011-2013年的水泥消费量甚至超越了美国100年(1901-2000年)的消费量。
 
  在A股市场,海螺水泥依靠其成熟的技术与制造规模,成为水泥制造行业中翘楚,产销量连续10年位居全国第一,产品远销海内外。1997年,海螺集团在宁国水泥厂及白马山水泥厂的基础上成立了海螺水泥,经20年的发展已在安徽、江苏、浙江、上海、福建、江西、湖南、广西、广东等9省建有生产基地。上市15年来,海螺水泥已成长为千亿市值的行业巨擘。
 
  作为海螺水泥的发源地,宣城市拥有宁国水泥厂及安徽宣城海螺水泥有限公司(简称“宣城海螺”)两个生产基地,而被反映存在排污问题的,实则为2004年成立的宣城海螺。
 
  从厂区地理位置上来看,宣城海螺与居民区隔安徽S104省道相望,距离较近,上图中粉尘风向刚好也是居民区下风向。对于当地居民而言,海螺水泥在此投资的确带动了经济发展,但同时也牺牲了很多——粉尘污染、山体植被减少、噪音大。
 
  周边居民称,宣城海螺平时生产排放了大量粉尘,经空气扩散有一部分直接落入居民生活区,“窗台上积满厚厚一层灰”。又因为离居民区并不远,厂区内夜间机器工作和来往运输车辆的噪音也干扰了居民的正常作息。
 
  “遮天蔽日”的粉尘让周边居民担忧:海螺的烟囱里排放出的粉尘是否含有有害物质?长期生活在该环境下又是否会威胁到身体健康?
在部分当地人看来,宣城海螺日间排放粉尘还比较正常,而不为人知的行为是趁凌晨2、3点偷偷排污。
 
  这份猜忌逐渐在当地人口中传开,宣城海螺也成为众矢之的。有当地居民将其日间排放粉尘的图片视频发布到社交媒体上,控诉其污染严重、无人监管。不仅带来社会恐慌,海螺水泥的形象也在“民怨”中受损。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25.jpg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28.jpg
(网络上关于海螺污染一事的言论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海螺回应:粉尘达标排放


  2018年3月23日,海螺水泥发布了2017年度社会责任报告,报告中称水泥在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产生粉尘、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排放物。这正是令生厂区附近居民所关心的——粉尘使得空气中颗粒物含量增高,一定程度上加重了雾霾,氮氧化物及二氧化硫则是造成酸雨的罪魁祸首。
 
  虽然无法避免,但却可以尽最大程度地减少以上物质的排放量。报告中称海螺集团在报告期内投入了7亿元进行环保改造,淘汰落后的生产设备;宣城海螺副总经理饶培俊也表示公司目前在减弱排放物影响上的主要措施有脱硝处理和湿法脱硫。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32.jpg
(图片来源:海螺水泥公告)

 
  不过,海螺水泥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却显示,管理费用(环保投入一般计入该科目)从2016年到2017年只增加了3.12亿元,其中环保费从2016年的2.04亿增加到2017年的2.34亿,只增加了0.3亿余元,并没有达到社会责任报告里的7亿元环保改造费。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该环保改造费用并没有计入海螺水泥年报中的环保费科目中。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35.jpg
(图片来源:海螺水泥公告)

  饶培俊告诉记者,2017年宣城海螺严格按照安徽省环保厅及宣城市环保局要求,在重污染天气及超常规管控期间均实施了停窑或限产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并且在窑头、窑尾烟囱均安装在线检测设备进行实时监控,数据直接实时上传安徽省环保厅网站公示,日常由第三方运维单位对在线监测设施进行运行维护,每季度由宣城市环保局监测中心对污染物排放实施监督性检测。
 
  在安徽省环保厅网站上,的确可以查看到海螺水泥相关监测数据。宣城海螺2017年自行监测报告显示,在全年生产337天、监测8088次的过程中,4个排口中曾出现过17次氮氧化物不达标,即不达标率为0.2%。总体来看,宣城海螺的废气排放情况与所述基本相符。
微信图片_20180504010539.jpg
(图片来源:安徽省环保厅)


“错峰生产”是利是弊?


  既然宣城海螺的废气排放合乎标准,却为何还是给周边居民留下了“高污染企业”的印象?
 
  饶培俊称,因烟尘排放体量大,滚滚浓烟易给人造成视觉上的污染印象,但其中的有害物质是在国家标准控制范围内的。
 
  为消除民众疑虑,饶培俊称宣城海螺也邀请过民众代表实地参观工厂情况,后续还会继续此项活动。
不过,家门口的烟囱源源不断地向外吐出粉尘,这始终是宣城海螺厂区周边居民心里的一根刺:有害物质未超标并不代表不存在,长期处于该环境下是否不利身体健康还无法知晓。宣城海螺的地理位置处于一种尴尬境地——厂区规模太大难以迁址,受影响居民范围太广拆迁成本过高。
 
  饶培俊称,对于宣城海螺来说,只能通过一系列措施来减弱对环境及人群的影响,例如在开采矿山、破坏植被的同时种植新林;降低生产设备噪音,投资改良粉尘回收技术设备等。
 
  在整个水泥行业,近年来国家环保部门对其加强了监管督察。2014年提出的“错峰生产”,其初衷就是通过统一停窑,限制产量发挥以达到减少污染物排放同时缓解产能过剩压力的作用。
 
  但停窑也势必会给水泥企业的生产造成冲击。
 
  根据海螺水泥年报披露的数据,2012年-2014年净利呈增长趋势,而到了2015年,净利润从2014年的109.93亿锐减至75.16亿,缩水超30%。这一萎靡态势甚至延续到了2016年,当年的净利为85.3亿元,不及错峰生产前2年的净利水平。
 
  直至2017年,海螺水泥才迎来了跃升。据2017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实现营收753.11亿元,净利158.5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85.87%。
 
  摸索了2年后,海螺水泥已经懂得利用错峰生产预判市场供求,对各厂区差别施策。海螺水泥在2017年年报预估,2018年受长江经济带、雄安新区等区域性建设,“一带一路”倡议等影响,计划全年水泥和熟料净销量同比基本持平,预计吨产品成本会小幅上升,吨产品费用基本稳定。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