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应收账款增10倍 开心麻花去年全靠铁拳

0_(1).jpg

      宣布撤回IPO半个月后,开心麻花给出了一份相当惊人的成绩单。

      开心麻花16日发布了2017年的年报,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同增181.6%至8.2亿元,净利润同增441.8%至3.9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更是大增526%。

      近4亿元的净利润是什么概念?
 
      A板上市的两大电影巨头光线传媒和华谊兄弟全年净利润8个多亿,电视剧行业领跑的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的净利润预计分别在5.9亿-6.9亿和4.28亿。

      可以说,对比A板上市影视公司,开心麻花的盈利能力并不在其下,其净利润已经追平大部分处于腰部的影视公司。

      要知道,开心麻花新三板挂牌才两年,距离其第一部电影上映还不到三年。

      说是惊人,但实际上也在意料之中。开心麻花去年巨幅增长的收入和利润基本上都归功于国庆档的《羞羞的铁拳》,这部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剧场作品的喜剧片拿下了22亿的惊人票房,带来4个多亿的营收,几乎撑起了开心麻花2017全年营收的半壁江山。

      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注意到,由于《羞羞的铁拳》的超预期表现,去年开心麻花的影视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跃升至近50%,而艺人经纪业务在开张第一年也迅速带来了营收,收入占比达到11.3%。

      如果单看开心麻花的资产负债结构表,似乎能发现很多扎眼的数字:去年应收帐款同比激增10倍、其他应收款增长超过26倍、其他应付款增长近21倍、现金流净额为负…

      但实际上,这些数字的产生恰恰是源于《羞羞的铁拳》的大卖——按照行规,其票房收益要到今年年初才确认收入,较长的院线窗口期也导致网络版权收入的确认也相应延后了。在前一年《驴得水》业绩平平的对比下,《铁拳》带来的差异感更是成倍地放大。

      不过也正是因为行规的存在,开心麻花目前作品数量偏少的问题也显现了出来。如果按照IPO发行价格每股17.49元计算,开心麻花首发上市的市值应在70亿。但这家公司成立以来,电影作品仅有三部,未来如果还是维持一年一部电影的节奏,风险依旧不低。

      这或许也是开心麻花突然撤回IPO转而继续引入投资者的原因。去年其现金流净额为-4572万元,相比前路依然漫长的IPO,新的融资及时到位将有助于缓解其近期的现金流紧张。

      相比现金流,更大的疑问或许在于开心麻花的艺人资源。年报显示,与开心麻花一起成长起来的几位知名演员沈腾、马丽、艾伦分别获得了超过6000万、超过2400万和1900多万的收入。

      然而,这些艺人并不拥有开心麻花的任何股份。在市场化的合作方式下,能否留住核心主创资源是开心麻花未来稳步发展需要回答的问题。

      《羞羞的铁拳》撑起全年业绩,一部电影收入4个多亿

      4月16日,开心麻花公布了2017年度业绩,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同增181.6%至8.2亿元,净利润同增441.8%至3.9亿元,扣非净利润3.78亿同增526%。

      收入大幅增长主要由影视业务贡献,去年开心麻花的影视及衍生业务实现收入4.09亿,同比增长14.3倍。

      《羞羞的铁拳》不仅撑起了开心麻花去年全年营收的半壁江山,同时也延续了开心麻花作品以小搏大的商业特征,带动影视业务毛利率大幅提升21个百分点至90.5%。

      此前,开心麻花出品的话剧改编影片《夏洛特烦恼》获得票房14.4亿元,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的货币资金数额计算,票房收益约为1.54亿元,而此片的制作成本仅2100万元,加上宣发成本3000万元,收益率达到302%。

      而豆瓣评分8.2的口碑佳作《驴得水》以1000万元投资成本获得1.73亿元票房。表现虽然远远逊色于《夏洛特烦恼》,但从开心麻花2016年的财报来看,依然是盈利的。

      而开心麻花从《羞羞的铁拳》获得的收益远远高于前作。财报显示,开心麻花向猫眼和捷成华视网聚两家的销售额分别为3.38亿和1.05亿,而这两家正是《羞羞的铁拳》的发行方和新媒体版权方。共计4.4亿的收入里面,绝大部分都应该是来《羞羞的铁拳》。

      而根据此前报道,这部电影的成本约7000万,比照至少有3.5亿以上的票房收益来看,收益率无疑再度刷新记录。

      作为开心麻花话剧改编影片的第三部,《羞羞的铁拳》的成功一方面证明了话剧孵化影视的商业路径或已经走通,另一方面,也可以视作开心麻花由话剧公司转型成为影视公司的里程碑,有望带动其业务和估值层面的重构。

      影视业务成新引擎,话剧+影视平衡风险

      从业务结构来看,由于《羞羞的铁拳》的丰厚贡献,开心麻花的影视业务占比跃升至49.7%,收入达到4.1亿元。同时新增的艺人经纪业务也实现较好增长,收入占比达到11.3%。这也使得开心麻花原主业演出及衍生业务的账面贡献受到挤压,收入占比从90.2%降至39%。

      而话剧和电影业务的协同发展将成为开心麻花提升差异化的着力点,两者在投资风险上的互补也利于减缓经营上的业绩波动。

      根据此前开心麻花宣布IPO时披露,募集资金7亿元中除了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其余将全部用于投资戏剧和电影项目。按照开心麻花的战略思路,演出业务作为低利润区负责打磨话剧IP、培养口碑和品牌,影视业务通过改编作品放大IP价值,贡献高收益回报。

      演出及衍生业务方面,去年收入稳步增长21.6%达到3.2亿元。截至目前,开心麻花拥有原创演出剧目超过30部,包括音乐剧、儿童剧在内共拥有25个IP。长期来看,除了依靠话剧业务贡献稳健现金流、IP改编电影博取高票房收益之外,也有望从IP电影的新媒体版权收入中获益。

      不过目前来说,开心麻花的电影作品产量还不算高,一年仅有一部的节奏,对项目本身提出了很高要求:一旦严重低于预期,就会直接拖累业绩。

      与此同时,由于其影片上映的档期普遍落在Q4且窗口期较长,开心麻花的资金面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去年开心麻花的应收账款大幅增长1099%,其他应收账款更是激增2629%。这主要是因为《羞羞的铁拳》的票房分账收益、网络版权等授权收益部分款项尚未收回。按照行业常规,一般制作方确认票房分账款要等到院线窗口期结束后,这导致分帐收入确认基本延后到了今年,而《羞羞的铁拳》较高的院线热度又导致了网络版权收入确认也相应延后。

      好在今年开心麻花的新片《西虹市首富》提前到了暑期。只要票房表现正常,收益会及时地反映在开心麻花今年的财报里。

      沈腾去年片酬6000万,远超马丽、艾伦?

      开心麻花成就爆款影片的同时也捧红了几位核心主创。

      从年报披露的供应商数据来看,上海兜宝影视、石礁影视、花松影视文化工作室的创立者分别是沈腾、马丽、艾伦等几位主创,2017年开心麻花支付给三家工作室的片酬分别达到6077万元、2442万元和1906万元。

     沈腾的收入为何会高出这么多?

      自2015年主演《夏洛特烦恼》后,沈腾迅速走红后身价抬高,2017年以配角出演《羞羞的铁拳》。此前就有报道称其片酬达到2000万元,并不低于两位主演。

      但即便扣除与马丽、艾伦基本相当的片酬,其去年总收入还是远远超出后两者。

      这或许与沈腾更多地涉足其他影视、综艺节目有关。沈腾去年参演了多部非开心麻花出品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包括《妖妖铃》、《王牌对王牌》、《旅途的花样》、《喜剧总动员》和《欢乐喜剧人》等至少8个项目。这些项目很可能是开心麻花为沈腾带来的,这可以从开心麻花的艺人经纪收入来解释。

      核心艺人身价飞涨,一方面有望为开心麻花贡献更高的经纪收入,但同时也有隐忧:有票房号召力的喜剧明星是最受资本追捧的。在市场化的合作方式下,能否留住主创资源或是开心麻花未来稳步发展需要应对的重大考验。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