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涉嫌行贿业务依赖湖南移动 五方教育IPO难言坦途

     
微信图片_20180308232321.jpg
图/李柏

        号称“实践教育第一股”的五方教育,在2017年4月向证监会递交了创业板IPO招股说明书。然而近一年时间匆匆而过,五方教育却仍未等来过审消息。业绩严重依赖,且屡次商业行贿的五方教育,IPO之路恐难坦途。
 
       据招股书披露,五方教育实控人曾行贿其最大客户湖南移动相关业务负责人120余万元。而这只是被揭露出来的实情,是否还存在有行贿而没有被发现、甚至靠行贿开拓业务的情况。这样的企业如果过会,是否会给A股以及中国的经营环境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值得监管层及资本市场深思。
 
      中国资本观察(ID:zhongguozibenguancha)记者针对相关问题函致五方教育,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正面回应。


成败湖南


       五方教育成立于2003年,招股书显示,作为公司基础和传统业务的教育信息综合运营服务,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分别实现收入4416.54万元、5145.07万元、5677.80万元和3004.21万元,保持稳步增长。
 
       第一次公开招股书到现在已近一年时间,五方教育还未收到过会喜讯。除了IPO排队企业数量众多、审查趋严这些显然因素外,其招股书却暗含了另一些端倪。
 
       从其主营业务来看,五方教育的主业为教育信息运营服务,简单来说就是通过通信运营商的家校互动平台和一款叫做“教育+”的APP开展家校互动服务,按照该模式来看,其盈利和通信运营商息息相关。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在2014年-2016年间,五方教育的最大客户均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简称“湖南移动”),三年间湖南移动为五方教育分别贡献了99.9%、99.7%以及92.12%的销售额。而同期五方教育的净利润为910.8万、1523.2万、1142.2万,刨去湖南移动在这其中所占份额,来自于其他客户的利润最多时仅有90万。
 
       这就意味着,按照五方教育目前的经营模式,一旦与湖南移动之间的合作崩盘,或者由于其他政策因素取消了此类家校互动平台的存在,那五方教育将以何种方式生存下去?
 
       这种风险并非空穴来风。国家虽出台鼓励学校向社会、企业购买服务等政策并且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但也有部分地方教育部门出台过暂停通过基础电信运营商短信通道开展家校互动业务收费的政策。
 
       教育是国家发展的重要环节,作为信息服务的第三方,其经营活动掌握了太多重要信息。五方教育仅在湖南全省及四川小范围内就已经覆盖了321万学生,若国家政策出于教育信息安全性考虑,明令禁止家校互动业务的开展,这将对五方教育产生致命打击。
 
       同时,依赖中国移动的业务结算方式,也使得五方教育的经营势必受到中国移动相关政策牵连。五方教育的新业务知行实践教育综合服务虽在2017年开始收益,但毛利仅为9.27%,2016年营收占比也只有主营业务的2.8%,成长仍需时间。目前五方教育与通信运营商之间,可以说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关系。
 
       五方教育发迹于湖南,却也限于湖南。
 
       招股书中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其主营业务虽已覆盖湖南、四川两省,但湖南省的业务占比仍然高达99.61%,2014-2016年间,湖南省的主营业务占比甚至达到100%。与区域收入不相符合的是,至2017年6月30日,五方教育共覆盖了3113所学校,其中湖南2897所,四川216所,入驻四川的学校数量上占比6.93%。
 
       即使业务进入四川,但营收增长不明显,经营区域的高度集中化使得五方教育走出湖南的计划并不顺畅。


隐瞒披露或“致命”


       在五方教育递交了IPO申请后,证监会向其保荐券商——西部证券回复了反馈意见。意见书中提到:“五方教育在2004年8月至2005年下半年,其实控人佘晏飞及其配偶李卓曾连续多年向湖南移动相关负责人李中华送钱送礼,折合人民币47.13万元,为开‘家校通’业务谋取利益。除上述情形外,李中华还涉及收受他们贿赂,最终被判处刑事处罚。”
 
       行贿行为自2004年8月开始,彼时五方教育成立仅1年左右,正是开发客户、拓展业务之时。而此后与湖南移动达成的合作使得五方教育有了如今年营收超5000万的规模,占据湖南家校互动市场53%左右的市场份额,不曾料想,得到半壁江山的手段却始于行贿。
 
       商业行贿一直以来都是IPO的大忌,隐瞒披露更是有很大可能造成过审失败。
 
       五方教育及西部证券在这点上显然是没有吸取前者的教训。在第一次公开的招股书上,并没有提及公司实控人参与行贿的细节,当证监会就此提出问询时,五方教育才“后知后觉”地将过往行贿公开。
 
       五方教育9月11日报送的招股书披露,佘晏飞与李卓在2005-2012年期间向李中华共行贿47.15万元;2002-2014年期间,佘晏飞向湖南移动副总经理郭小明行贿财物75万余元以维护“校讯通”业务开展。
搜狗截图18年03月06日1152_9.png
截图来自五方教育更新招股书

       行贿虽然是实锤了,但招股书中对上述行贿案件的描述为“情节轻微,未造成刑事处罚”,故不会对发行上市产生影响。不产生影响,却并不是隐瞒不报的理由。要知道,五方教育最大客户就是湖南移动,如果在此前用行贿获取业务,那五方教育从湖南移动中获取的几千万营收中,又有多少是来自于违法行贿所得,其中的灰色利益链难免让人浮想连篇。
 
       成功的商业模式,在湖南得以发展,进入四川便可以直接复制。五方教育正在渗透入四川的家校互动平台市场,会不会也采取以行贿的方式来获取业务?毕竟相比于辛苦地跑市场,以“人脉关系”带来业务要简便得多。
 
       2012-2017年,五方教育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从54.3%提升至61.02%,而同为家校互动行业、2014年A股上市的全通教育,其在业务最集中的广东省的毛利率为30%-50%。与之相比,五方教育的毛利率明显居高,同时也高于行业均值。
搜狗截图18年03月06日1358_10.png
行业毛利率对比

       凭借如此高的毛利率,五方教育仍能在湖南市场立足,除了在招股书中披露的运营模式占优外,与湖南移动的合作也在其中发挥了较大作用。
 
       更新的招股书披露了两次行贿,因涉案金额较大致使受贿人受到了刑事处罚,这些行为立案证据可查,五方教育无法推脱。但立案之外,会不会也存在行贿金额并未达立案标准或仍未被揭示的行为?这些未知因素对于一家即将上市的企业来说都是污点,若在上市后被揭露出来,对于股价的影响五方教育又该如何承担呢?
 
       除上述风险外,五方教育在IPO前夕获6家私募机构突击入股,且持股比均低于5%。6家机构分别为麒麟投资3.73%、新华联产投2.22%、融创投资2.22%、鼎信宝海2.11%、鑫盛投资1.24%、融创一号0.56%。至2016年8月五方教育再次增资时,上述6家机构的投资也只仅有94.47万元。媒体报道中曾称:“上述机构的入股并非出于融资需求,私募突击入股的意图较为明显,这或将影响其IPO是否顺利。”
 
      而上述风险并不是全部,在更新的招股书上,五方教育披露的风险因素达19条,这对于本就处于上市公司3000万净利门槛外的五方教育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截至2018年3月1日,五方教育已排进前30,紧跟三只松鼠其后。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