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4月23日  星期一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乐视复牌开启屠城模式,多少基金经理上了“刑场”?


曾经,“主宰自己,蒙眼狂奔,你就会成为最亮的一颗星”、“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等话语鼓舞了无数乐视网的投资者。
如今,一语成谶。
和贾跃亭一起蒙眼狂奔,为梦想窒息的,除了孙宏斌,还有一群特殊的投资者,那就是动辄操盘千万甚至上亿资金的基金经理们。
面对复牌的乐视网,他们正在走上的是显而易见“刑场”,还是遥不可及的“天堂”呢?


        1月24日,北京的温度低至零下12°C,乐视大厦还静静地矗立在东四环。
 
       几乎毫无悬念的是,经历了9个月的停牌,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SZ)一复牌便收获跌停。卖一上挂着几百万手的卖单,后面还有长长的队伍,一起上演着“生死大逃亡”。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36.png

       一天前,在深交所互动易上,乐视网的新掌门人孙宏斌无不遗憾的对投资者说:“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犹记得,在那个秋天,这位七尺男儿曾当着众人的面潸然泪下。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42.jpg

 
       可见,乐视网的难已到了何种程度。根据多家基金公司测算,乐视网复牌将迎来13个跌停。
 
       与在台前的孙宏斌不同的是,面对这种难,许多在背后默默操盘的基金经理和牛散们也许只能选择生挺。因为“自己选的股票,跪着也得卖完”。


重仓基金“危机四伏”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乐视网复牌前,共有约18万股民和孙宏斌“同甘苦,共患难”。
 
       但被乐视网影响到了的投资者比这个数字还要多,根据2017年底的基金报告,共有60只基金因为停牌被“关”在了这只股票里,这些基金共持仓9948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2.68%。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46.png

       在操盘这些基金的基金经理中,尤为引人注目的要数“鸡年最悲情基金经理”任泽松。他不仅在今年踩雷了尔康制药(300267.SZ)和宣亚国际(300612.SZ),其操盘的基金中,有4只都在乐视网基金持股前10名。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50.jpg
 
       2016年8月,在一众基金经理比散户跑的还快的时候,任泽松选择了“往前冲”。在那次定增中,中邮基金、嘉实基金和财通基金三家机构以及牛散章建平,帮乐视网以45.01元/股的价格完成了近48亿元的定增。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54.jpg

 
 
       其中,中邮基金获配9.6亿元。在此期间,乐视网曾进行过10送10的高送转,因此中邮基金在此次定增中的持股价格约为22.5元/股(复权价格)。如果以其预告过的13个跌停的价格测算,光此次定增,中邮基金就要在乐视网一只股票上浮亏近8亿元。
 
       这些还没有算上任泽松在此前购入的乐视网股票。
 
       和中邮基金一样,参与了那次定增的嘉实基金也没有好到哪去。在2017年,该基金管理公司多次下调了乐视网的估值,如今的价格已经低至3.91元/股。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459.jpg

        如果说,乐视网的停牌还给了这些基金经理一线希望的话,随着乐视的复牌,他们恐怕都上了“刑场”,将要面对的,是乐视网不断跌停的“凌迟”。而唯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拼手速挂卖单和祈求不要有那么多跌停。
 
       野马财经(www.yemacaijing.com)就乐视网复牌问题联系了中邮基金,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行业高管“相继折戟”


       如果说基金经理业绩不好只是一时,过几年遇上大牛行情,抖一抖仍是好汉的话,那金融圈的行业高管可能没那么幸运了。
 
       在这场乐视变局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原银华基金副总裁封树标。
 
       从前,他也是金融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作为首届新财富策略分析师第一名,封树标拥有25年以上股票投资经验,个人管理专户规模180多亿,其中社保规模就有55亿。也就是说,不少人的养老钱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但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开始钟爱乐视。在公司开会,他也难掩自己对乐视的欣赏,认为自己把乐视看的很透,还跟贾跃亭是哥们,经常一起打球,觉得乐视的产品比苹果好用。
 
       可惜资本市场并没有对这个从业多年、自视甚高的老人有所眷顾。2017年11月,新财富授予了封树标“最佳分析师”终身成就奖。不到一个月,这位让杠杆专户爆仓,产品清盘的行业高管,就被银华裁掉了。
 
       封树标绝不是一个人,他的“难兄难弟”还有嘉实基金的——邵建。
 
       在国泰君安做了5年多的行业研究后,邵建加入嘉实担任基金经理,并在2015年初使嘉实增长基金复权净值突破10元,这是继原公募一哥王亚伟后的第一人。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503.png

       2014年,贾跃亭因胸腺瘤去香港手术,回国后便住院进一步治疗。在那期间,邵建和封树标曾奔赴了同一场“病房投资者沟通会”,也就是这次会议奠定了他俩“乐视公募粉”的地位。
 
       如今,邵建的职位为首席投资官,不再亲自操盘产品。
 
       而那年在病房中和贾跃亭开会的5个基金经理之一,大成基金支兆华也于此前离职。
 
       他们都没有在原岗位上看到乐视复牌,但他们心中的忧伤绝对不会比任何人来的更少一些。


神秘牛散“难逃一劫”


        除了机构和中小投资者之外,随着乐视网的股价不断刷新下限,独自战斗的章建平或许是最想跳楼的一个。
 
       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乐视网约4977万股,持股比例为1.25%,位列第七大股东,刚好在任泽松操盘的中邮基金的前面,可以说是压力山大。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507.jpg

       说起牛散章建平,故事那是一箩筐。1996年,他拿着5万块的资金杀入股市,四年后他账户上的资金就增长到了3000万元。据媒体报道,到2007年,他在股市中的成交额暴增,光印花税就交了2亿元。
 
       2016年,章建平共参与过3次定增,分别是联络互动(002280.SZ)、东方财富(300059.SZ)以及乐视网(300104.SZ)。
 
       在2016年8月的那次定增中,章建平的获配金额高达11.2亿元。尤其是在乐视网之前,章建平还割肉过东方财富。如今其持股价格为22.5元/股,若按照13个跌停的比例进行测算,他将在这只股票中浮亏9.26亿元。
 
       这与其在18年前,带着3000万杀入香港创业板亏掉一半相比毫不逊色。
 
       野马财经曾在2017年1月撰文《“牛散”章建平为何折戟乐视网?》分析过他的投资逻辑,令人尴尬的是,但该报道并未让其警醒,自称章建平朋友的人还特地发邮件过来说,“定增获取的股票一年后方可流通,不要蹭热点”。
微信图片_20180124163511.png

       可是一年过后,原价卖出成了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
 
       如果说普通人投资乐视网失误是因为一腔热血,那基金经理等专业人士纷纷深陷其中无疑是对机构及自身名誉的一场打击。
 
       对此,私募的刘先生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感叹,我认为国内公募基金经理还是应该多一些职业操守和独立性,真的去切身用好投资者每一分钱,真正心系投资者权益,才能更大程度的避免乐视事件的重演。
 
       而格上财富研究中心研究员徐丽亦曾对野马财经表示,应急事件发生后,管理人是否就踩雷事件对自身投资体系、方法进行反思,以指导和优化其未来的投资显得尤为重要。
 
       诚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基金经理们也一样,不要为一时的火热所迷惑,认真调整自己的投资逻辑才是正道。

附件 :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