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6月21日  星期四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金融办原主任入股高利贷? 汕头农信社1.3亿贷款真相

       汕头商人钟明贤通过担保公司向农信社贷款1.3亿元,最终账户被担保公司控制,钟明贤仅拿到2200万元,却需要偿还农信社全部贷款本息,还需要向担保公司支付高息。最后钟明贤及其公司名下3块土地和其上建筑疑被贱卖,资不抵债,个人名下房产也被查封。此前《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当事的广东融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融业担保”)老板入股农信社,低价买入钟明贤资产的公司也与农信社有关联。

       本报2017年12月18日曾就此刊发报道《高利贷公司入股农信社?汕头商人贷款遭“黑白双杀”》。报道刊发后,当事的汕头市潮阳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潮阳农信社”)的股东发生变更,融业担保老板吴旭东名下公司,从潮阳农信社股东行列中退出。而潮阳农信社原法定代表人肖希宁的弟弟肖希武,被指与融业担保的股东合开公司。如今潮阳农信社的法人代表也已经更换。

       除此之外,尽管潮阳农信社一再声明贷款发放合法合规,但《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最新材料显示,钟明贤及其公司抵押财产所贷的1.3亿元巨款,最终流入了担保公司的两家关联公司。另外,前汕头市金融办主任、前汕头市政府副秘书长林炳元,疑似入股担保公司,其子与担保公司老板吴旭东是商业伙伴。


贷款“索套”?


       钟明贤经营生意多年,之前曾与吴旭东有多笔资金往来。时至2011年,她欠吴旭东的3000多万已经滚成5600万,而她建设的美莱顺内衣城临近封顶,尚有1000多万资金缺口。钟明贤向融业担保提出借款,融业担保则表示可替她向潮阳农信社申请贷款。

       一开始,双方约定贷款9000万,以钟明贤及其公司名下的3块土地、多处房产和内衣城项目作为抵押。虽然这笔钱来自潮阳农信社,贷款合同也是钟明贤方面与潮阳农信社两方签订,但融业担保仍要以“资金占用费”为名收取每月1.5%-2%的利息。

       之后融业担保提出,将贷款金额提高至1.3亿元,多出的4000万元由融业担保自己提供抵押物,并负担利息和还款,钟明贤仍可获得9000万元使用。不过,融业担保要另外收取每月0.8%的“融资担保费用”。

       融业担保还要求,钟明贤方面拿到的9000万元贷款,需要扣除之前双方的借款和利息共约6800万元。就这样,1.3亿元贷款最终到了钟明贤手中仅剩2200万元。

       钟明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上述操作的办法是,融业担保私刻了钟明贤个人和名下公司的印章,借此以公司和钟明贤个人名义开立了银行账户,接收贷款。钟明贤方面使用贷款,需要与融业担保另行签订借款协议。

       针对这笔贷款,广东省农信社曾专门出具的贷款报备反馈意见是,潮阳农信社的资本净额4.4亿元,1.3亿元的单户贷款占比达29.3%,不符合银监部门规定。反馈意见出具6天之后,潮阳农信社仍然与钟明贤方面签订了借款合同。

       时至2013年,融业担保又与钟明贤方面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推翻了之前4000万元的自用承诺,要求上述4000万元的还款还息及抵押责任,全部由钟明贤方面承担。

       之后因为无力继续还款,钟明贤方面被潮阳农信社告上法庭,名下财产被查封。内衣城在3次流拍后,以1.8亿的价格卖给汕头市胜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胜腾公司”)。而2015年钟明贤方面委托评估公司对内衣城的估值为4.8亿元。算上土地升值,2016年其估值或超过6亿元,与1.8亿元拍卖价相去甚远。


资金流向


       此前报道刊发后,据知情人士透露,汕头市政府应急办公室曾召开紧急会议。根据潮阳农信社反馈的情况,最终会议结论是,潮阳农信社在该贷款业务中无任何过错。

       贷款账户的资金明细,是弄清这笔业务有无“过错”的关键材料。钟明贤曾多次向潮阳农信社要求出具相关材料,均被拒绝。对此,汕头市银监局的史局长曾向记者表示,只要贷款人本人携材料申请,肯定能拿到。现任潮阳农信社主任的林某却称,农信社没有义务为钟明贤提供账户资金明细。

       最终《华夏时报》记者拿到了部分材料。《受托支付对象和账户清单》显示,1.3亿元贷款分多笔流入了汕头市煜宏贸易有限公司和汕头市环烨装饰材料有限公司。

       钟明贤称,自己与这两家公司从未有过业务往来,潮阳农信社也并未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相关凭证。

       天眼查显示,两家公司均与融业担保有密切关联。前者的股东和监事林松钦,正是融业担保的员工,也是为钟明贤方面办理银行贷款的委托人,曾与钟明贤方面签订多份委托协议;后者的股东和监事李佩娜,除了与融合投资合开公司,还与融业担保的股东是商业伙伴。

       而仅有的5笔交易单中,也存在疑点。客户签章处,有的单据签字人为林松钦,有的单据签字人却为担保公司另一员工林晓生。林松钦作为钟明贤的贷款委托人,在单据上签字尚可理解。林晓生在名义上与该业务毫无瓜葛,却在单据上签字,让人摸不着头脑。


闭环链条


       《华夏时报》记者此前发现,融业担保老板吴旭东通过自己的另一家公司融合投资,入股潮阳农信社;潮阳农信社的法定代表人肖希宁的弟弟肖希武,与融业担保的股东林某合开公司。

       天眼查显示,前述报道刊发后,融合投资已经退出潮阳农信社,潮阳农信社法定代表人也已经变更,不再是肖希宁。而新的链条逐渐浮现。

       记者发现,潮阳农信社和融业担保另有关联。肖希武除了与融业担保股东林某合开了两家公司,还与融业担保员工林晓生、李某芸是商业伙伴。潮阳农信社的签约律师、广东介福律师事务所的苏某生,亦为吴旭东代理过案件。

       更令人震惊的是,一段钟明贤方面与融业担保前股东李子植的谈话录像,或显示前汕头市金融办主任、汕头市政府副秘书长林炳元入股融业担保。钟明贤方面称,李子植老婆和林炳元老婆是姐妹,潮汕话中,李和林的关系被称为“同门”。录像中,钟明贤方面要求李子植:“跟你同门(指林炳元)说下。”李子植则称:“找他不管事,股份小过阿吴(指吴旭东),说话没用。”

       另外,钟明贤方面表示,林炳元的儿子名叫林某鸿。天眼查显示,林某鸿与融业担保老板吴旭东为商业伙伴——吴旭东参股了林某鸿名下的杭州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林某鸿担任董事的另一公司,与吴旭东共同参股杭州某企业。

       《华夏时报》记者以从事担保业务的名义,联系了林某鸿本人。他表示父亲林炳元已经从金融办退休,不再处理这块业务。对于林炳元在融业担保是否有股份,他表示没听过这家公司,但当记者提到吴旭东的名字时,他恍然大悟,称有没有股份不知道,但如果是吴旭东的公司,那原来比较熟。不过最近不怎么联系了。

       随后,记者又拨打李子植电话,未获接听,发送的提问短信也未获回复。

       自此,钟明贤贷款事件的链条或已清晰——融业担保作为中间环节,向上连接了汕头市金融办和潮阳农信社,向下连接了贷款方钟明贤和接收贷款的两家公司。钟明贤抵押的资产被拍卖后,买下资产的胜腾公司则与潮阳农信社有关联。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最新评论
人人矿小可 人人矿小可 [湖北省武汉市网友] 2018-01-19 14:41:31
本公司自营矿场,安全百分之百保障。强大的售后服务团队,全国最低廉电价。这就是我们公司为客户收益有力的保证!!现货新机出售加托管!欢迎来电咨询同微信 1557106560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