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02月25日  星期日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任泽平: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图景是什么样子?

       凤凰网财经讯2017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1月25-27日在京举办,论坛以“新趋势、新挑战、新动力:全球金融业发展新格局”为主题,全面展望金融监管、金融稳定、金融创新、金融发展等问题,共同求解全球金融业改革新动能。

        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论坛上表示,对中国经济大的形势的判断,就是2016—2018年中国经济是L形的,2018年中国经济还会延续L形的走势,2018年宏观是有分歧的,但是乐观会变得更加。到了2019年我们倾向于认为在房地产周期,以及产能周期的叠加将会突破L形的一横往上,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图景是新的增长平台可能是5%—6%,高的的时候于是7%—8%,低的时候是4%—5%,这是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图景。
55340799d4b1ae7_size76_w550_h413.jpg
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

       任泽平还认为,当然中国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五大问题有待突破,第一个允许地方,或者支持地方进行创新试点;第二个国企改革要迈出坚实的一步,要把深层次的问题理清楚;第三个放活服务业;第四个大规模地降低包括制度成本、包括税费的成本;最后一个,对于防范化解风险,在2018年以及未来三年,我们还会遇到一些阻力,遇到一些波折,我们要坚决地执行,同时避免引发新的风险。

       以下为任泽平演讲实录:

       我们开门见山吧,我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观点,叫新周期,怎么从新周期看未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我们的应对。

       大家知道我在2017年初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个判断,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这是过去一系列观点的延续,在2010年的时候当时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服务的时候,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判断,这个判断是中国可能将会告别高增长的时代,未来将会出现增速换档。后来这个判断就被中央所采纳,总书记三期叠加的第一期。

       后来我在2014年下海,到了2015年我提了一个判断,应该是在2015年下半年提出中国经济可能已经相当地接近底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可能是L形的,我们初步判断2016—2018年重要经济是一个L形的走势。当然我知道在2016年的时候,对中国经济能否走出L形充满了分歧与争议,事实大家看中国经济的走势确实走出了一个L形,或者说非常地有韧性。

       在去年我们提出新周期的时候也引发了一些讨论,我看在2017年底、2018年的时候观点也开始得到越多的认知,更重要的被实际的中国经济走势所验证。

       开门见山谈一个什么样的观点呢?我们对中国经济大的形势的判断,就是2016—2018年中国经济是L形的,2018年中国经济还会延续L形的走势,2018年宏观是有分歧的,但是乐观会变得更加。到了2019年我们倾向于认为在房地产周期,以及产能周期的叠加将会突破L形的一横往上,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图景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们新的增长平台可能是5%—6%,高的时候是7%—8%,低的时候是4%—5%,这是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图景。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以前中国经济增长9%到10%,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中国年均增长9.8%,现在增长平台切换。在增长平台的切换更重要的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增长动力的转换。所以十九大报告提出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我们对中国经济形势的一个总的判断。

       其实放眼全球来看,全球也进入到了新一轮增长周期,整个世界经济也是新周期,中国经济应该是确认了底部,2017年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可能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国经济新的一轮增长周期比世界、比美国晚了一些?这里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因为初期的刚性导致了初期的迟缓,以及我们在金融自由化方面,在监管过度宽松方面走了一些弯路。那么我先来看一下世界经济新的一轮增长周期,2017年是表现得非常地明显,世界主要的经济板块、主要的经济版图都纷纷地从底部走出来。2012年的美国、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欧洲,而且大家看全球的新兴经济体,包括一些资源国家,它的股票市场总量很好,你看全球大类资产,股票强、债市弱、人民币汇率也是强的、商品也是强的,整个市场的交易者是按照经济多头的预期来进行交易的。尤其是按照经济复苏的预期在进行交易的。

       我们来看为什么世界经济像美国复苏比我们要早,就是我刚才讲的,实际上它的调整是最快,也是最充分的。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家庭部门,以及美国的机构部门,尤其是银行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因为有毒资产导致了严重的破坏,美国推出0利率,恢复了美国金融利率以及美国金融资产负债表。

       更重要的是美国的科技巨头没有参与到上次的投机当中,美国从2012年前后开始走向复苏,这里全球经济都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一轮美国经济的复苏以及美股的牛市持续时间如此之上,在美国历史上排在第二位,复苏的时间以及美股持续牛市持续时间的长度。当然现在很多人担心,因为复苏时间越长,大家越担心泡沫的积累,以及结构脆弱性的积累,这里我要讲一个我们的研究发现,我们发现新一轮的复苏成功是因为宽货币严监管。它跟2000年以后的复苏是不一样的,那是宽货币宽监管,这一次是宽货币严监管,使得金融结构的脆弱性没有以前那么强,包括增加了泡沫破裂的严重程度,使得它的复苏持续时间长,这是我们对世界经济总的描述。

       但是我们来看中国,中国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大家知道2009年以后中国实际上采取了一个宽货币宽监管、鼓励金融创新、金融自由化的过程,导致了我们金融结构的脆弱,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放在未来三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三大攻坚战之首。为什么防范风险放在三大攻坚战之首呢?风险有哪些呢?无非就是财政、金融,我们要加强金融监管,要进行财政的清理,事实上你会注意到财政问题和金融问题是一个问题。很多金融问题的背后都是财政问题,你比如说我们地方的融资平台,其实它承担的就是一个地方影子政府的职能。我们看国有企业,其实我们很多大型的国有企业也部分地承担了公共政策的职能,比如在2009年稳增长所承担了这种职能,但是因为它存在着刚性的对付、隐形的担保,如果捋一下这一轮中国经济承担的风险的话,也不难发现非常简单,2009年我们四万亿刺激以后,我们的需求项目的摊点已经铺起来了,我们的融资渠道开始变得紧张。加上2012年以后我们推动了金融的自由化,大量不符合监管规定的需求去了哪里呢?就到了整个我们的影子体系。也就是2012年以后,我们看到整个影子体系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比如说我们的银行理财,从无到有,现在将近30万亿,29万亿,我们做大量的委外,我们全资子公司、信托发展到了几十万亿的规模,它通过层层的嵌套穿透了我们的监管,你看不到底层资产,因为它跑了原来不符合监管规定的地方,所谓进行了监管的套利。而且我们曾经一度也出现了监管部门的“父爱”或者“母爱”,为旗下的公司更好地发展或者赚钱,所以说才走到了我们影子体系的今天这么庞大的体系。但这个体系它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呢?因为它积累了比较高的杠杆,因为很多的问题它只有高了才有风险,低了就不存在风险了。而且这些风险看不透他的底层资产,存在期限的错配和流动性的错配。我们也做了大量详细的研究,我们把每一个通道的套利模式都进行了梳理。

       今天尤其是从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特别了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我认为找到了中国问题的症结,先是去产能,再去库存,都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从2017年到2018年去杠杆,其实不一定是要去杠杆,应该叫有效控制杠杆,不简单是一个去和降的问题。是让它结构更加优化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所对应的策略是什么呢?就是严监管,货币的中性稳健。所以说大家留意,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试错,其实从2015年12月份以后,中国找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正确的方案,找到了它的症结,而且更重要的是什么呢?这几年我们终于具备了坚决的执行力,它的组织、人事,包括思想的统一。

       比如去产能,以前中国的产能问题是老大难问题,通过引资体系输血,形成了很多僵尸企业,我们用两年时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包括去库存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所以我建议大家对于未来三大攻坚战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污染防止、精准扶贫,按照去产能去库存的执行力去理解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出对中国经济乐观的原因,因为我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我们找到了正确的解决方案,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具备了坚决的执行力,所以大家留意2016—2018年供给侧改革叠加了L形的概念,2018年会有一个小幅的迷你的去库存,2018年会有一个力量对冲它,就是产能周期。你看到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盈利增长30%多,你看中国的产能投资基本是0增长,这可能是不可持续的,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见过,它将会在别的地方释放出来,不再是传统行业的副产,它很有可能比如说设备的升级替换,包括在新兴行业领域把它释放出来。我怀疑到了2019年更重要的随着新一轮改善,大家会看到新一轮产能投资的崛起。

       再加上房地产调控对于经济的冲击,第一拨冲击是最严重的,2018年下半年开始衰减,2018年仍然存在向下与向上的力量的平衡,但是到了2019年我们会进入再度补库存周期。新一轮的产能周期叠加房地产周期的向上,大家会看到中国新的一轮周期将会明显地启动。所以说我有一个观点,就是战略看多中国经济,经过长达六年的出清,中国经济增长逐步地摆脱低谷,2018年下半年之前所有中国经济必须翻拨,不然将没有机会。

       最后谈一下对中国金融市场的看法,简单来看,有人问我对大类资产怎么看?要不要买美元资产?我认为最好的投资机会,往后面看三年五年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一个14亿人的国家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他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思路和他坚决的执行力。我认为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当然中国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五大问题有待突破,第一个允许地方,或者支持地方进行创新试点;第二个国企改革要迈出坚实的一步,要把深层次的问题理清楚;第三个放活服务业;第四个大规模地降低包括制度成本、包括税费的成本;最后一个,对于防范化解风险,在2018年以及未来三年,我们还会遇到一些阻力,遇到一些波折,我们要坚决地执行,同时避免引发新的风险。

       这是跟大家报告的主要的观点,我们对中国这一轮的新周期,以及改革转型的前景充满信心。

       谢谢!
 
原文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125/15947731_0.shtml
搜狗截图18年01月25日1527_14.png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